据宇博智业研究中心了解到,据不完全统计

2014-08-12

据宇博智业研究中心了解到,据不完全统计,湖南省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2011年至2012年度的医疗纠纷总数在4400起左右,赔偿金额在1亿元左右。

  医患关系形同水火,而相应的纠纷解决机制又很不完善。目前主要依赖医患协商、行政调解、调解委员会调解、民事诉讼等途径,而作为调解合法依据的医学鉴定短则几个月,长则一年半载,让群众难以接受。若要走司法程序,同样要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。

  在部分受访群众的观念中,医疗纠纷主要由作为第三方的医学会出具鉴定结论,鉴定结果有“偏向”医院的嫌疑。所以,部分患者在处理医疗纠纷时,不愿依靠专业的医疗事故调查和调解机制,而是雇用“专业医闹”。而医院对医闹往往采取息事宁人的处理方式,强化了“只要闹就能达到目的”的负向激励。

  事实上,医疗纠纷本属于民事纠纷,应依法依规按照司法程序处理。而部分患者及家属选择去闹,甚至雇用“专业医闹”,对医生进行侮辱、殴打,使医患纠纷上升到刑事案件。

  一些医生说,部分患者“不闹不赔、小闹小赔、大闹大赔”的观念造成了恶性循环,部分医院和主管部门息事宁人以求“私了”的态度令医务人员寒心,而一些伤医辱医行为往往因取证难不了了之,这些都在无形之中助长了医闹。

  今年4月24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卫计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《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》,明确对六类涉医违法犯罪行为依法惩处。这一意见对严重的涉医犯罪有了明确界定,有利于打击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、伤害医院工作人员的医闹行为。

  如何解决医患纠纷

  完善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机制,能最大限度减少暴力伤医事件的发生。一是从源头预防医疗纠纷发生。湘雅医院院长孙虹教授认为,医疗过程是一个高风险的过程,医院必须让患者及家属了解医疗风险的客观性。在谴责暴力伤医事件的同时,医院应注重提高医疗风险内容的公开程度。

  孙虹建议,有条件的医院可以引进律师,设立医患沟通室和法律咨询室,对高风险重大手术患者、采用新技术和新方法诊疗的患者、特殊药物治疗患者等进行特约谈话告知,把患者的术前讨论、手术指征、手术方案等相关情况进行充分告知和沟通,专职律师则告知患者家属享有的权利和应遵循的义务,谈话过程全程录音录像。

  据悉,2012年以来,湘雅医院有完整记录的高风险病例谈话已累计进行762例,所有参与谈话的病例沟通良好,未发生一起医疗纠纷。

  二是由政府主导,建立、完善医院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机制。湖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向华教授建议,应做好医疗纠纷引发的突发性、群体性事件预案,组织相关部门在重大医疗纠纷发生半小时内赶到现场,组成秩序维护、专家会诊、事故鉴定、纠纷调处等工作组进行处置,将医疗纠纷就地快速化解。